竹子/
只是一个有点喜欢黄暴的纯洁女子

安雷💚💜/胜出💛💚/杰佣❤️💙
裘医💚💙/酒茨💜💛/光切❤️💛

不拆不逆,永远喜欢他们!

【裘医】微笑先生07

前文:01 02 03 04 05 06 


助攻一号上线


07.


半个月前,艾米丽那句咬牙切齿的话还在时不时盘旋脑袋里,让裘克烦躁不安。


那个女人竟然说讨厌他!


这只是些小小的恶作剧,又没把她怎么样。再说了,他的表演还带给了别人欢笑和乐趣,她懂什么,这是她艾米丽•黛儿的荣幸!


裘克在纸上涂涂画画,把编到一半的乐谱揉作一团。


“恋爱了?”


“没见你对什么女孩儿这么上心过,”说话的人捂着嘴...

哇宝贝儿你也太可爱了吧!!!!打不过甚至骗人,三句不离吹挚友甚至完美♂形状,不过这些小把戏可是骗不了阿爸的哦😊😂

【裘医】微笑先生06

前文:01 02 03 04 05 


06


我是最近加入“组织”的新人。


前些天一伙人在酒吧里闲聊的时候偶然听到了前辈们在议论老大的事。我是新来的,不懂规矩,但有些原则我还是清楚的,至少作为手下就不应该私底下议论领头的不是。


我理智地没有参与其中。直觉告诉我这并不是件好事,我要做的只能是避而远之。那时候我只是沉默地拿着一瓶酒窝在角落里慢慢地喝,前辈们都忙着打团聊天,根本没人会留意到这个逼仄的小角落。再说,跟一个不善言辞的新人喝酒,有什么好扯淡的。我没有阻止其他人议论的权利,同样的,我也阻止不了...

【裘医】微笑先生05

前文:01 02 03 04


裘克:在离婚的边缘大鹏展翅jpg.


有少量欺诈、一句杰佣提及,慎


05.


上回裘克干的好事艾米丽可没少遭殃,光委屈也挽回不了那大半无法再用的资料,最后只送走了艾玛那半,剩下的唯有自己掏腰包重新打印发放,前前后后耽搁了好几个班级的练习进度。


老师对此很无奈,以往做事一丝不苟的孩子怎么会突然这么糊涂,艾米丽无可奉告,难不成她把裘克供出来就能弥补这次过错所带来的损失吗?如果她不是粗心大意忘了给艾玛说明清楚,她也不会这么着急以至于没留意脚下,裘克故意让她难堪是重要的原因,但她工作中疏忽大意...

p1:对着裘克的大嘴巴指指点点jpg.

艾大力:叫你不听话!叫你欺负我!老娘戳戳戳

p2是喜闻乐见的自己牵自己

魔术杰皮肤太可爱了!!!碎片没白攒!

【裘医】微笑先生04

前文:01 02 03


坏裘裘来了。


04.


打从家里动用权力把他塞进欧利蒂斯学院的那一天,裘克就没想过要好好过。


上头的人为他操办了一切,他本打算毕业后自行发展,结果当那天他回到家发现那把陪伴他许久的斯摩曼吉他不见以后,上头甩了他一张来自欧利蒂斯学院的录取通知书。


“你知道该怎么做的,不然我就毁了它。”


“你在要挟我。”


于是他便来了。既然老家伙们这么爱家族面子,那他也就顺了他们的意思,得过且过再混三年,反正手里有的是钱。家里不介意,那么他更不会介意。那群...

【裘医】微笑先生03

前文:01 02


03.


第二天,裘克依旧是那般自由散漫我行我素,等他拖沓着步子坐在座位上的那一刻起已经是十点半了。老师在讲台上认真授课,学生在台下认真听,经过他昨晚上的惊吓,大多学生已经对他的破门而入见怪不怪了,但即便如此仍然有少部分人被再次吓到。他们轻轻拍打着心口的位置安抚情绪,敢怒而不敢言。谁会不要命的去和一个面目不善的坏孩子谈条件?他们唯一能做的,也就只有自己打开教室后门,确保它无时无刻都处于敞开状态,这样就算裘克中途回来他们也不用再被踢门的声音吓个半傻了。


他的同桌,艾米丽,此刻成为了班上最不想其同桌出现的人。她从来没有像现在那...

【裘医】微笑先生02

前文:01


02.


她的红头发同桌倒是坦荡,随手把棒球棒往门后一扔,自己拉开艾米丽隔壁的空位就这样坐下了。


艾米丽用尽了所有勇气才不至于让身体不断发抖,她不敢去看隔壁的人,只好装作认真学习继续埋头于她的作业,她也只能这么做。从前她从不觉得专心致志是件多么困难的事情,艾米丽成绩好,爱学习,平时无聊就捧着她喜爱的医学书看,进入状态对于她来说从来都不是问题。


可是这个平常自己轻而易举就能办到的事情现在根本做不到,她同桌的一举一动都能惊动到她,以至于她根本无法若无其事地进入学习状态。尽管她的同桌只是普通的抬手挠了下头,或者是把他的一只脚竖在椅...

【裘医】微笑先生 01

是学院paro


原皮不良裘•同桌艾米丽


ooc


01.


欧利蒂斯学院是这个城镇里数一数二的好学校,今天是一切故事和梦想开始的好日子。


艾米丽很高兴能与她年少的好友艾玛伍兹分在同一个班,自从那次考试过后艾玛搬了家,她们就再也没见过面了。出门前她特意给自己化了个淡妆,领口的蝴蝶结扎了一次又一次,整理得饱满而方正。棕色长发扎起了麻花,规规整整地盘起来。开学第一天把最好的面貌展现出来,这是每个学院女孩都愿意花费心思去做的事情。


“噢天呐艾米丽!”她的朋友在公告栏的地方就看见她了,远远地朝她招手。...

【光切】成何体统

现paro   主光切 有部分酒茨

ooc


三年前那段情感创伤让鬼切一直愤懑不平,虽说这半年来他又开启了一段新的恋情,不,准确来说应该叫旧情复燃,对象还是那个源赖光,源氏集团的董事长,但鬼切坚信地认为这第二段感情肯定是那个家伙不知道使了什么伎俩软磨硬泡磨过来的,花言巧语把他忽悠了遍脑袋搭错筋才迷迷糊糊从了他。即便如此,那个人还是本性难移,你看看他嘴角那抹狡黠的笑容就知道是只城府颇深说谎不眨眼的老狐狸。


第二段感情与第一段无异,源老板还是和往常一样,每天审阅签署报表文件,开各个高层会议讨论发展方案,晚上又进行大量的应酬觥筹交错谈...

1 / 2

© 七棵竹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