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子/
一个有点喜欢黄暴的纯洁女子
一位甘愿守护生命基金会第一娇花的无头骑士

极端Carlton吹,安妈,咔妈,茨妈,切妈

安雷💚💜/胜出💛💚/杰佣❤️💙
裘医💚💙/酒茨💜💛/光切❤️💛

沉迷毒埃/暴卡,暴卡贼香!!

不拆不逆,永远喜欢他们!

【裘医】微笑先生 01

是学院paro

 

原皮不良裘•同桌艾米丽

 

ooc

 

01.

 

欧利蒂斯学院是这个城镇里数一数二的好学校,今天是一切故事和梦想开始的好日子。

 

艾米丽很高兴能与她年少的好友艾玛伍兹分在同一个班,自从那次考试过后艾玛搬了家,她们就再也没见过面了。出门前她特意给自己化了个淡妆,领口的蝴蝶结扎了一次又一次,整理得饱满而方正。棕色长发扎起了麻花,规规整整地盘起来。开学第一天把最好的面貌展现出来,这是每个学院女孩都愿意花费心思去做的事情。

 

“噢天呐艾米丽!”她的朋友在公告栏的地方就看见她了,远远地朝她招手。

 

艾玛伍兹还是一点都没变,圆圆的脸蛋上总是挂着甜美的微笑。她挥舞着手里的分班名单,上面密密麻麻的区域划分显示着他们的座位安排。

 

“你知道吗我的天使,我们就坐前后桌!”

 

艾米丽还没看到座位安排名单,学校发过来的通知书里也只写着自己所在的班级——五班,具体的座位还是刚才艾玛告诉她的。

 

“那真是太棒了,你还记得上个夏天咱们一起编的那首梦溪小曲吗?它后半段的词还要等着你去填呢,以后课间我们就能好好研究了。”

 

她瞥了一眼艾玛手里的名单,但还没等她拿在手上看,这份名单很快就被她的同班同学给借走了,她只略微看到了自己座位附近同学的名字。至于她的同桌,她刚刚也看过了,依稀记得似乎是个男生。

 

她们终于进入到教室里了。


欧利蒂斯学院是间名牌学校,硬件设施自然也不会差到哪里去,教室宽大明亮,教学设备应有尽有。学生的课桌采取双人桌的类型,桌面宽敞适合同桌相互讨论学习。

 

艾米丽坐在她的座位上,她的前桌艾玛也就坐了,不过此时看她的脸色似乎不太好。

 

“见鬼。”

 

她听到那个女孩嘟囔了一声,顺着她的方向看去,果不其然看到了克利切•皮尔森在向她嬉皮笑脸。这个人她有所印象,当然这印象不会太好。克利切跟她住得不近,两人谈不上熟,但是他们家跟艾玛的父亲私交甚好,而且克利切从小就对艾玛一见钟情,但看这个样子,艾玛似乎并不想跟他这个毛小子打交道。

 

好在艾玛的同桌不是他。艾米丽心想,不然小姑娘这一天的好心情都全给他搅和了。

 

等她们拿好教材准备好学习的时候已经九点整了,这才匆匆忙忙地开始了他们高中时代的第一堂课。

 

 

不知不觉课已经上去大半的时间了,艾米丽的同桌还没来。

 

隔壁的那个位置一直空荡荡的,课桌右边堆满了刚帮他搬来的教材。艾米丽停下做笔记的手,决定还是先帮她那个迟到的同桌先收拾收拾。凌乱的一角逐渐被艾米丽清理干净,露出了桌角上贴着的名字。

 

“Joker ”

 

开学第一天就迟到了这么久,期间一直没有收到请假消息,她这个同桌还真是非同一般。

 

 

下午,她的同桌还没有来。

 

晚自习第一节,她的同桌仍然没有来。

 

艾米丽看着墙上挂着的钟表,秒针一格一格地走,马不停蹄一刻都不停留。

 

眼看这天都要结束了,她的同桌还没出现。

 

 

或许他的同桌压根就没打算请假,他就是故意旷的。

 

 

“哐当!”

 

课室后面的门被人粗鲁地一脚踢开,沉浸在自习氛围里同学都被吓了一跳,不少女生惊吓得叫了起来,期间还带着少许男生的咒骂声。

 

艾米丽刚写上的英文被吓得笔锋一歪,一条斜线冲出了作业本边缘,好端端的一页好字就这么被毁了。

 

罪魁祸首是一个蓬松红头发的男生,体型高大又健壮,穿着自己的衣服,一脸阴沉的走进来。

 

这肯定是个不好惹的角色。尤其是当他们看到他身后拖着的那根巨大的有些许破损的棒球棒后,这个想法在他们心目中更是根深蒂固了起来。

 

看样子他俩是个好搭档,一定是共同经历了些磨难。所有看到他的同学都倒吸了一口凉气,胆小的人早就在回头后把自己的头按到最低,拼了命地降低自己的存在感,更有甚者开始庆幸自己的同桌是个正常人——当然是表面上的,至少他们至今看来都十分和善。

 

当下遭殃的毋庸置疑就是艾米丽了,她匆匆扫了眼全班,至今还没有同桌的,大概也就只剩下她了。

 

也就是说,她期盼已久的同桌裘克,应该就是面前这个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善类的家伙。

 



tbc.

评论(3)
热度(41)

© 七棵竹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