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子/
一个有点喜欢黄暴的纯洁女子
一位甘愿守护生命基金会第一娇花的无头骑士

极端Carlton吹,安妈,咔妈,茨妈,切妈

安雷💚💜/胜出💛💚/杰佣❤️💙
裘医💚💙/酒茨💜💛/光切❤️💛

沉迷毒埃/暴卡,暴卡贼香!!

不拆不逆,永远喜欢他们!

【裘医】微笑先生02

前文:01


02.

 

她的红头发同桌倒是坦荡,随手把棒球棒往门后一扔,自己拉开艾米丽隔壁的空位就这样坐下了。

 

艾米丽用尽了所有勇气才不至于让身体不断发抖,她不敢去看隔壁的人,只好装作认真学习继续埋头于她的作业,她也只能这么做。从前她从不觉得专心致志是件多么困难的事情,艾米丽成绩好,爱学习,平时无聊就捧着她喜爱的医学书看,进入状态对于她来说从来都不是问题。

 

可是这个平常自己轻而易举就能办到的事情现在根本做不到,她同桌的一举一动都能惊动到她,以至于她根本无法若无其事地进入学习状态。尽管她的同桌只是普通的抬手挠了下头,或者是把他的一只脚竖在椅子上。

 

这与我无关。艾米丽自我安慰着,再次拿起了笔。但颤动的字体还是出卖了她强装镇定的心情。

看来这页字,艾米丽是写不好的了。多亏了她的同桌,教会了她临危不惧是多么个强大的心理品质。

 

她的同桌,还是叫他裘克吧,在这待了不下十分钟,又出去了。

 

看样子,这还是个坐不住的主。

 

这样很好。艾米丽如释重负地趴在桌面上,喘着大气。维持与他互不相干的局面已经耗费了她绝大部分的体力,如果他再不走开,艾米丽也许真的要害怕得窒息。她想,她应该要感谢裘克给了她缓冲和补充生命能量的机会,要是裘克一直中规中矩,到头来反而害的是她自己。

 

可是好景不长,裘克没有给她更多的休息机会,他又折返回来了。这回,他手里拿了本不知道从哪捎来的杂志,满封面的时尚女郎似乎很对他的胃口。看来她的同桌不是厌了,而是闲了。

 

“他可真是个魔鬼。”下晚自习后,艾米丽收拾东西撒腿就跑,回到宿舍连忙拉着坐在前面的艾玛诉说她的痛苦晚自习时光,她发誓,这绝对是她从小到大过得最痛苦的一个夜晚。

 

 

“裘克……”艾玛念叨着她同桌的名字,招手唤来了她初中社团的社长玛尔塔,“你听说过这个人吗?”

 

玛尔塔见识广,交际圈又大,管理社团活动的时候要与多方联系,自然她也知道不少东西,包括一些秘密和传闻。

 

“怎么会不知道?”几乎是在艾玛话音落下的下一秒,玛尔塔就回答了,而且眼里带着些许掩盖不了的疑惑,还有惊恐。

 

这不是个好兆头。艾米丽细心地留意到了玛尔塔的神情,心头一紧。

 

“他是我们那边的大人物,街头有名的混混,饶是以前最厉害的那个地头蛇都要让他三分。”玛尔塔顿了顿,口气带着三分敬畏七分畏惧,“他闹过很多事,但都被他以前的学校给偷偷压制掩盖住了,这才没让他的事迹人尽皆知……不过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早就出名了。”“怎么,为什么突然问起他的事来了,你想认识他?”

 

“他来我们班了。”艾玛耸耸肩,顺便指了下艾米丽:“我的好天使还成为了他的同桌。”

 

“天呐……”艾玛和艾米丽都百分百确定,玛尔塔倒吸了一口凉气,虽然非常的不明显。

 

“他是怎么来的这所学校?按照他的成绩和品行,这简直是天方夜谭!”

 

也许他背后强硬得很,靠山多而牢固。

 

原来她的同桌不仅风评差,而且还很可能家里有矿。

 

 

既然是这样,那就说得通了。单凭成绩裘克根本连门槛都达不到,而且档案里下批的那一条条处分不是所有学校都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没有哪个学校会傻到招一些品行不好成绩又差的学生败坏校园风气。既然欧利蒂斯录了他证明他还是有点实力的,至少是在家庭背景方面,肯定是帮他下了不少功夫,又或者根本就是一个大权力在背后操控,欧利蒂斯不得不服从。不管他是怎么被招进来的,艾米丽都替欧利蒂斯委屈,学校才是那第一个受害者。

 


tbc.


评论(3)
热度(31)

© 七棵竹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