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子/
一个有点喜欢黄暴的纯洁女子
一位甘愿守护生命基金会第一娇花的无头骑士

极端Carlton吹,安妈,咔妈,茨妈,切妈

安雷💚💜/胜出💛💚/杰佣❤️💙
裘医💚💙/酒茨💜💛/光切❤️💛

沉迷毒埃/暴卡,暴卡贼香!!

不拆不逆,永远喜欢他们!

【裘医】微笑先生05

前文:01 02 03 04


裘克:在离婚的边缘大鹏展翅jpg.


有少量欺诈、一句杰佣提及,慎


05.

 

上回裘克干的好事艾米丽可没少遭殃,光委屈也挽回不了那大半无法再用的资料,最后只送走了艾玛那半,剩下的唯有自己掏腰包重新打印发放,前前后后耽搁了好几个班级的练习进度。

 

老师对此很无奈,以往做事一丝不苟的孩子怎么会突然这么糊涂,艾米丽无可奉告,难不成她把裘克供出来就能弥补这次过错所带来的损失吗?如果她不是粗心大意忘了给艾玛说明清楚,她也不会这么着急以至于没留意脚下,裘克故意让她难堪是重要的原因,但她工作中疏忽大意也是不能被轻易忽略的。

 


秋天来临金风送爽,欧利蒂斯学院校道也逐渐堆满了金黄色的落叶。

 

学校安排了每个班级清洁校园公共区域,艾米丽所在的五班今年很幸运,分配到最简单的清扫校道落叶的任务。

 

最近裘克似乎很忙,三天两头不见到一次,他的旷课率又上升回初始入学时候的那个高度。

 

这种时候最高兴的肯定是他的同桌艾米丽,不枉她等了这么久,片刻的安宁终于到来了。早在一开始艾米丽就知道,这只不过是裘克的一时兴起,他会对她失去兴趣的。谁会傻到搁着自己想做的事情不干而把精力花费在一个普通的同桌身上?别人都不会这么做,裘克更不会。外界对他的诱惑太大了,他不可能不回去。只要她熬过了之前那段日子,等他兴趣一过她就解放了,这不过是时间的问题。

 

“真希望他永远都这么忙,这样他就不会把心思浪费在如何更好捉弄他同桌这件破事上了。”

 

艾米丽边扫着落叶边跟艾玛说。时隔几个月,没了裘克的阻挠,她说话的语气都轻松了不少,仔细听的话还能听出来一点摆脱麻烦后的雀跃。

 

“噢……我的天……”

 

正当艾米丽还在奋力与一块粘在地上的口香糖作斗争的时候,从远处传来了女生的叫声,带着震惊发泄情绪,又隐藏着恐惧欲言又止。不等艾米丽多想,随着女生的话音刚落,有几个密密麻麻的脚步踩着碎叶走过来自己这边。

 

“他怎么来了。”

 

说话的人是班上的尖子生弗雷迪•莱利,他推了推鼻尖上眼镜,一脸不屑。这个人是律师家庭出身,高贵的出身和优异的成绩让他对很多平常的学生都不屑一顾,更别说是看到裘克这种不良学生了。费雷迪•莱利平时没少说裘克的毛病,头一回的惊吓让他对裘克心生恨意,后来得知其不良的作风后更是觉得裘克的存在是五班的耻辱。他巧舌如簧,常常鼓动班上其他人共同反抗冷落裘克,要是论最想让裘克消失在视线范围内的人,除了同桌艾米丽,在全班同学里大概也就只剩下他了。

 

裘克的出现确实出乎他的预料,弗雷迪冷冷地看了裘克那边一眼,拿着扫帚不动声色地往远离他的方向走。艾米丽瞧见尖子生看她了,可隔着两块厚重镜片投过来的视线,她看不懂。但那声带有明显轻蔑意味的鼻音还是给她捕捉到了,想来还带有一点关照的意义——几乎是在那两束目光移开之后,这个细若蚊声的声音就顺其自然的出现了,生怕艾米丽不了解他那心思似的。

 

身后有一只手突然抓住了她的手臂,并且往后拉了拉。

 

“艾米丽。”她最好的朋友在耳边叫了一声,手臂上传来的力道不自觉紧了紧。

 

 

裘克背靠在杂物间的墙壁上,慢悠悠地抽着烟。空闲和忙碌的强烈对比让男生们开始对满地扫之不尽的落叶失去耐心,不少人停下动作杵着扫帚聊起了天,更有几个大胆的男生试图靠近裘克,克利切更是跃跃欲试,凑上去想混跟烟抽。裘克倒是没所谓,掏出烟盒给过来的每个人都递了一根。

 

“给克利切烟的都是好人!从今以后我们就是兄弟了!”

 

收到烟的克利切两眼发光,也不管裘克的反应,自作主张的开始称兄道弟。意料之中的,当他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就被一同前来的瑟维狠狠锤了一下。

 

“行,认了。”没有意外中的难相处,裘克笑了笑,异常爽快地答应了,顺手还丢给他一个打火机。

 

“真行,我给你钱你是不是该叫我爸爸了。”隔壁的威廉接过打火机点火,猛吸一口烟还不忘打趣一下。

 

“你!我让你叫我爷爷!”克利切气得像烧着屁股的猫似的弹了起来,起身后整个人挥舞着拳头就往威廉身上压,被他的同桌连忙扯开。他那个会耍点小把戏的同桌也是操碎了心,不仅要忙着练习下周灯火晚会的魔术表演,还得时刻照顾着这个永远都不安分的克利切·皮尔森,一连下来根本没能休息,气喘吁吁地摘下帽子擦汗。

 

“嘿!奈布!”威廉选择性无视克利切不甘示弱的眼光,扭头向那边看过来的棕发亚裔少年勾了勾手指。

 

“过来,我知道你会抽,别装了。”威廉抬手向他挥了挥手里的烟,像是在炫耀战利品。

 

被点到名的少年也不拒绝,扯开一个礼貌性的笑容甩开扫帚就来,一个一直待在他身边的高个子男生伸手欲要拉他,微颤着唇还是把涌到嘴边的话咽了下去。

 

“杰克不来么?”

 

“别管他。”奈布往之前的方向瞧了一眼,高个子带着他扔在地上的扫帚离开了,女生们好不容易逮到了形影单只的班草,立马叽叽喳喳地一哄而上。

 

 

不得不说裘克确实很有一套。

 

躲在远处树后的艾米丽客观评价道。小男生之间的情谊来得快建立得快,也许只是一包烟,几瓶酒,几句志同道合的话,不用很长的时间,裘克就能跟班上的大部分男生混得有模有样。

 

“哈哈哈哈!”那班偷懒的坏家伙们说得有声有笑前仰后翻,完全把清扫的任务置之脑后。不知道是谁从中起了头,气氛变得越来越活跃起来,裘克心情大好还多开了几包烟,一堆混小子无视校规坐在那吞云吐雾。期间班长拿着扫帚过来扫人都无济于事,直至他们远远的看到学生会主任带着一堆领导介绍校园顺带巡查清洁进度才作罢。

 

清扫结束后,大家开始归还工具各回各宿舍,裘克一直没动作,直至艾米丽走到杂物间外的洗手台洗手他都还没离开。

 

与其说他没有离开,不如说他不想离开。

 

艾米丽低头认真地洗手。她用力地撮着,一双玉手被她弄得通红。她是多么希望手上的漆能快点从她的皮肤上脱落,都怪自己太不小心,归还工具的时候手不小心触碰到了旁边刚上漆的栏杆,这回真的太倒霉了,附近没有多一个洗手台,这意味着她要在她同桌的目光扫视下完成她必须要快速完成的洗手任务。

 

“喂。”

 

她听见同桌喊她了,现下旁边没有一个人,她并不能装作听不到。艾米丽很后悔,她应该拉上艾玛一起来的,多一个人在的话裘克就可能没那么肆无忌惮地找她麻烦。

 

“看过来,小东西。”

 

她的同桌又发声了,这回是命令。

 

“做什么……啊啊啊!”

 

与艾米丽抬头看向他的同时,裘克坏笑着拧开了一旁连接水管的水龙头。喷涌而出的水花从裘克举起的水管里爆发,直向受害者艾米丽喷射。

 

可怜的艾米丽,她根本想不到她的同桌会给她来这一出,她什么准备都没有做好,猝不及防被淋了一身。

 

“哈哈哈哈哈手滑手滑!!

 

……哟喂,你还挺不错。”

 

艾米丽听到她同桌尽兴后吹了声口哨,直至她留意到那人停留在她心口上的视线才后知后觉意识到裘克说的是什么。水淋湿了她的薄衬衫,露出了她淡粉色的胸罩和难以掩盖的姣好曲线。水滴顺着她上身衣服的褶皱慢慢下滑滴落在地,意外的没有一点狼狈的感觉,反倒是增添了不少让人遐想的空间。

 

艾米丽立马把手交叉护在胸前,虽然她知道这已经为时已晚。事实证明她这样掩盖着是对的——她同桌的眼珠子从刚刚开始就根本没从她胸部移开过,只是……在她刚刚伸手挡住的时候怎么感觉他眼睛反而更亮了些?

 

裘克之前一直没留意,没想到他同桌竟然也有如此漂亮的身材。他鬼混得多了,什么类型没有见过?小丫头平日装扮得土里土气,校服穿得整整齐齐,就连最上面的那颗扣子也扣得紧紧的,哪个男生这么没劲特意去看这种土包子的胸?如果她愿意拨开至少两颗纽扣,那他还可能考虑瞥上两眼。当然这概率还是得看脸的,成熟性感的脸庞一直是他的菜,像他同桌这种人畜无害的蠢脸蛋儿他不太感冒,他可没有专门研究蠢姑娘胸部的兴趣!

 

可他却从没有像现在如此渴望过一个女人的胸部,尤其是一个呆头呆脑的蠢姑娘的——他目不转睛地盯着那由粉色蕾丝布料包裹着的双峰,恨不得一瞬间化作她锁骨上的一滴水珠,这样他就能随着她的动作向下滑落,滑过高耸的雪峰,融进那深幽甜美的沟壑里。平心而论,在身材上她比不过前凸后翘的夜店小姐,她们差距太大了,每次当她们抓着他的手疯狂地往自己那对巨乳上按的时候他总会抱怨自己的手掌不够大,如果他的手掌能再大上几个尺寸,大概那些白花花的肉就不会老是从他的指缝间挤出来了。而他的小同桌不一样,裘克眯着眼比划了一下,充其量只是盈盈可握,但她自然的线条却能巧妙地衬托出她的可爱玲珑。

 

就在她刚刚伸手挡的时候,裘克清楚地看到,她那可爱的胸部因为身体的快速动作而抖动了一下——就像咖啡店里最精美的奶油布丁,小巧而有弹性,不同于酒吧里的那种营养过剩的充气气球。他不得不承认,这确实是个极具诱人的东西,光是在衣服的遮掩下已经让他如此疯狂,如果再能更深入一步,那副艳景裘克无法想象。

 

 

“我的天!你怎么了!”

 

折返回来的艾玛见到眼前的一幕,瞬间傻了眼。

 

她不该丢下艾米丽一个人的,她就应该厚着脸皮待在她的身边寸步不离,尽管她的朋友一直毫不在意地劝她先离开。她那个顽劣的同桌还一直等着机会捉弄她,而她却走了,这样太危险。

 

于是她尽最快速度折返回来了,不出所料一路上担心的事情全发生了,没有最坏只有更坏。那一刻她是多么希望女人的直觉不要那么该死的准。

 

见到艾玛的艾米丽情绪一下就崩盘了,在裘克面前苦苦撑起的隐忍消失的一干二净,满腹委屈如打破的水瓶子一下全部倾泻出来。

 

艾玛连忙跑上前拥住她颤抖的好友,她紧紧相贴着艾米丽,用自己的身体遮挡她暴露出来的部分,也不管艾米丽的湿衣服浸湿了自己的衣裳。

 

她的天使把头埋在她怀里,平时梳理得一丝不苟的头发此刻被弄得乱糟糟的,她微微耸动着肩,时不时吸下鼻子。

 

“艾玛……”她听见她带着哭腔无助地呜咽,像是抓住最后一根稻草。

 

“我在,亲爱的,别怕……”艾玛轻轻拍打着艾米丽的后背,为她顺气。

 

“我讨厌那个叫裘克的家伙!”

 

轻抚艾米丽的手顿了顿,艾玛听到她的好友咬牙切齿道。

 


tbc.



评论(10)
热度(43)

© 七棵竹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