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子/
一个有点喜欢黄暴的纯洁女子
一位甘愿守护生命基金会第一娇花的无头骑士

极端Carlton吹,安妈,咔妈,茨妈,切妈

安雷💚💜/胜出💛💚/杰佣❤️💙
裘医💚💙/酒茨💜💛/光切❤️💛

沉迷毒埃/暴卡,暴卡贼香!!

不拆不逆,永远喜欢他们!

【裘医】微笑先生06

前文:01 02 03 04 05 



06


我是最近加入“组织”的新人。

 

前些天一伙人在酒吧里闲聊的时候偶然听到了前辈们在议论老大的事。我是新来的,不懂规矩,但有些原则我还是清楚的,至少作为手下就不应该私底下议论领头的不是。

 

我理智地没有参与其中。直觉告诉我这并不是件好事,我要做的只能是避而远之。那时候我只是沉默地拿着一瓶酒窝在角落里慢慢地喝,前辈们都忙着打团聊天,根本没人会留意到这个逼仄的小角落。再说,跟一个不善言辞的新人喝酒,有什么好扯淡的。我没有阻止其他人议论的权利,同样的,我也阻止不了那些流言蜚语钻进我的耳朵里。毕竟我总不能捂着耳朵喝酒吧。

 

看样子这些都是跟着老大有一段时间的人。他们了解老大的事迹和脾气,并且有这个胆量在老大面前表达一些情绪。我不敢保证我以后会不会也变得像他们一样,但我确定至少现在我是不敢的,在博得老大的信任之前,我还是希望自己能安安分分循规蹈矩。

 

从他们七嘴八舌的谈话里,我了解到,老大在之前“消沉”过好长一段时间,具体原因我不清楚,因为前辈们也说不清。群架不打,保护费不收,那群侥幸逃脱威胁的四眼书呆子们以为苦日子熬过去了,成群结队地举杯欢庆乐得正欢。隔壁学校那封嚣张无比的挑战书爱理不理,一场尊严战在即不打不快,可至今看来仍无半点反击意愿。很显然他们很快察觉到了不妥,有几个平日关系与老大要好的开口问了,却都空手而归。似乎是老大不愿意说,亦或许是觉得没必要说。

 

我理解前辈们的心思,如今老大惨遭嚼舌并不是毫无道理,骁勇善战的狮子终日蜗居无心猎捕,怎能担当起万兽之王的称号?各人加入“组织”的目的都不一样,有的是寻找庇护,有的只是出于崇拜。无论是抱有哪种初衷,最看不得的就是颓废,谁都不愿意跟着一个无所作为的领头继续混下去。一个习惯性欺压弱小嚣张跋扈的校园不良突然规行矩步注重学习,这真的是圈子里天大的笑话。

 

 

就在这几天,我第二次见到自从加入组织以来就鲜少出现的老大。他架着一条腿靠坐在天台的栏杆上,手里把玩着那个他经常用的铁花纹打火机,嘴里叼着一根烟,却没有点着它。

 

他沉默了很久。空气静悄悄地,只剩下他把玩铁质打火机盖子发出来的清脆声音。大伙们一句话也不敢吭声,规规矩矩的挺直腰板坐在地板上等待领头的发声。

 

“操!”

 

我听见老大带着怒气骂了句脏话,随后那个被他玩厌了的打火机也被重重摔到地上,旋转着转到我的脚边。

 

坐在我后面的人悄悄地倒吸了口凉气,这种时候任谁都会觉得倒霉。我不敢乱动,别说抬头看一眼他,我现在只感觉一股沉重阴冷的低气压像石头一样压得我难以呼吸。

 

老大的打火机就躺在自己脚边,是捡还是不捡?这确实是一个值得思考的人生难题。对,你没听没错,我确实把它上升为人生的高度,因为这直接关乎我的生命安全。看到了吗,他竖在栏杆隔壁的棒球棒,它上面还沾着些未干的血迹,如果我在接下来的决定中出现了什么不合他心意的,我很可能就要为这根棍子在增添色彩上做贡献了。

 

好在天意帮我,就在我深陷捡和不捡的泥潭中挣扎时,老大的一句话反而救了我,虽然它仍是怒气冲冲的,倒不如说比刚才更厉害。

 

“都他妈低着头干什么!抬起你们的头看着老子!”

 

看样子老大并不在乎那个打火机。我松了口气,如果我当时一心只想谄媚讨好嬉皮笑脸地给他递打火机的话,那或许遭殃的真的是我。

 

老大的脸色很不好,虽然他平时面无表情的样子本就带有几分阴冷,但比起现在就已经算是晴空万里了。红发揉得乱糟糟的,嘴角的烟被他发狠咬着有规律的抖动。

 

“啧,”那根香烟很快也被他吐了出来,悄无声息地落在地上。经过上回的挣扎,我现在明白,这是万万不能捡的。

 

 

“说,你们平时都是怎么讨好老子的。”

 

 

这是什么话。

 

 

前辈们都被问呆了,一时间没人能答得上来。我看见他们悄悄使了下眼色,然后装作茫然不知的样子望着老大。我知道他们不想跟老大说这些,但上头的命令又逼迫着他们不得不服从。尤其是在听到老大下最后通碟:“再这样看着就抠掉你们的眼珠子”的时候,他们还是乖乖地一五一十说了出来。

 

我是新人,与老大并不熟。当初加入组织的时候完全是因为崇拜跟风,跟他还没真正意义上聊过几句话就有事离开了。现在想起来,那确实是个遗憾,我跟他说过的话甚至能用一个手就能数完。如此一个存在感薄弱的人更谈不上对他有什么讨好。对此他也没刻意刁难我,因为我实在是无可奉告。

 

平心而论,老大的这句话确实存有蹊跷。别说前辈,连我这个新人都觉得这话说得不可思议。

 

这个问题真的有必要问吗?每个人平日里的一举一动他都能了如指掌,甚至前辈们心里的小算盘他都算得明明白白,那么细致入微的人,不可能不清楚这些事情。

 

心底里莫名涌出了一个念头,在反应过来那是什么后我拼尽全力地将其压了下去。

 

不能跟任何人说,万万不能。如果我不想刚进来被剔除出去的话。

 

我始终记得三年前我哥打着绷带告诫我的事情,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好奇心害死猫,上头说什么就是什么,打下手的言听计从有问必答就好。

 

聪明如前辈,他们也一定想到了。而对于我,这些想法就让它永远地埋藏在心底,只可意会就够了。

 


tbc.



评论(11)
热度(20)

© 七棵竹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