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子/
一个有点喜欢黄暴的纯洁女子
一位甘愿守护生命基金会第一娇花的无头骑士

极端Carlton吹,安妈,咔妈,茨妈,切妈

安雷💚💜/胜出💛💚/杰佣❤️💙
裘医💚💙/酒茨💜💛/光切❤️💛

沉迷毒埃/暴卡,暴卡贼香!!

不拆不逆,永远喜欢他们!

【裘医】微笑先生08

前文:01 02 03 04 05 06 07


碰壁


08.

 

裘克把房门窗户关紧,末了还不满意,把每个窗户都严严实实地拉上窗帘。

 

他骂了句脏话,回头看向桌面上的东西。

 

说出来不怕你们笑话,他堂堂一个大老爷们竟然会对着女人的东西干瞪眼。

 

摆在眼前的是一瓶香水和一个针线盒。

 

回想起昨天晚上,他气冲冲地离开酒吧,恨不得一秒都不想停留。他甚至觉得和那个蜘蛛女待上一两个小时的自己才是真的疯了,竟然还心存希翼听她满口胡言……她那个缠满蜘蛛丝的脑袋除了整天专研如何创造更完美的杀|人艺术外还能想出什么好办法,他怎么会找上那么一个疯子?想来真是愚蠢至极!

 

裘克越想越气,一手把那个碍眼的针线盒甩开。盒子闻声落在地上,五颜六色的线团散落出来。

 

至于这瓶香水——

 

昨晚在他快要走到门口的时候,很不巧遇到了酒吧老板娘美智子——从前是个日本艺伎,人们都习惯称其艺名“红蝶”。她踩着木屐踏着小碎步迎面走来,恭敬地向他点了点头。这意味着他不能视而不见。裘克点头予以回应,准备侧身离开,红蝶拿着扇子在他面前横了横,从和服里掏出一瓶女士香水。

 

“你知道它的用处的,裘克君。”

 

裘克条件反射性皱了下眉,但转瞬即逝。想来这样不太合理,况且是在红蝶的面前,总得要留个面子,即使他现在被瓦尔莱塔气得真想揍人出气,但面对红蝶时还是不情不愿的抬了抬嘴角。

 

“你这是在拒绝妾身吗?”女人饱含笑意的眉眼温柔地注视过来,樱红小嘴永远都挂着标准的弧度,看上去十分和善,对裘克的拒绝略表遗憾显得毫不在意。

 

“不,我很喜欢,谢谢你。”裘克移开与红蝶对视的视线,接过香水。

 

柔和的妆容没能磨平她的凌厉,水墨色的眼睛虽然柔波荡漾,但每每与她的眼神交流总能让裘克不寒而栗。像是站在悬崖边的人,稍有不慎就会坠下深渊。她可以是作为风度翩翩的红尘女子给你帮手,也能变成青面獠牙的魔鬼把人推向绝望。裘克不确定,如果此刻他不懂得察言观色仍坚持拒收的话,这位红蝶夫人还会给他带来怎样的视觉冲击感受。

 

 

 

裘克总算是真正意义上的安分了一阵子。下课铃响起,艾米丽刚好写完作文的最后一个单词,停下笔揉了揉酸胀的手。

 

隔壁的座位依旧是空的,她的同桌又日常追逐向往生活去了,这样最好不过。

 

她舒适地伸了个懒腰,把桌面上的课本收拾干净一手伸进桌兜里准备掏出下一节课的资料。

 

“噢天呐!艾玛!亲爱的,快转过来!”

 

手触到了桌兜内熟悉物体的棱角,艾米丽从桌兜里抬起头来,手掌急匆匆地敲打桌面,催促着前面的人回头,小巧的脸蛋上挂着激动的红晕。

 

“这都第几回了我亲爱的……让我看看今天又送来什么。”艾玛故作玄虚拖慢节奏,急得艾米丽连连跺脚。

 

“一个星期五次,”艾玛数着手指头,“除了周末平时上课日子都包了,这说明什么?”

 

她笑着瞥了眼兴奋的艾米丽,狠狠拍了下她的肩膀,像极了为女儿操心已久的妈:“意味着你的春天要来了,被幸运女神眷顾的宠儿!”

 

艾米丽的脸闻言又不自觉红了几分,羞涩地把双手遮盖在脸颊上,说出来的话语都带着几分含糊与甜蜜:

 

“这让人意外……真的……他竟然知道我最爱喝那种蓝莓味的牛奶……他是个细心的好男孩。”

 

 

这是个好现象。

 

打从裘克洒水的事情过后,他再也没有招惹是非,甚至很多时候连课都没有上。艾米丽的委屈也已经消了大半,当然这除了时间的作用外功劳全归功于一份名为青春的悸动上了。

 

接连几个星期,每天早上都会有一份贴心的早餐出现在艾米丽的桌兜里,有时是一盒热腾腾的三明治,有时是一块极难获得的校园热销美食可丽饼。

 

就在这几天,艾米丽还惊奇地发现一个现象,让她对那个神秘莫测的贴心男孩又增添了几分好感——就在这周三,她无意间向艾玛提起梅林大道新开的牛乳铺,第二天早上就在她桌兜里意外地发现了一瓶新鲜的牛乳,还是她最喜爱的蓝莓口味。上面还带着余温,很明显是赶着刚出产买下的。

 

期间裘克回来过,翘着二郎腿嚼着口香糖玩弄着手里的魔方。艾米丽从没料到她的同桌会选择这么早的一个时间出现在她眼前,这件事的稀奇度好比菲欧娜不再崇拜时空之主,艾玛忘记修剪花园那盆最心爱的风信子。如果把现在的时间往后推三四个小时,裘克的出现还可能会可信些。

 

艾米丽满脸幸福地啜着那瓶每一口都能带给她更多甜蜜的蓝莓牛奶,对上了裘克朝她看来的视线。事到如今她不再畏惧同桌的目光了,经过几次惨痛的教训,软弱和退让只会成为助长他嚣张狂傲的利器。

 

这没什么好担心的。艾米丽坦然自若,她的同桌或许只是好奇地打量她,或许他也会对自己手上这瓶美妙的牛奶产生兴趣或共鸣……虽然他天生的外观使得他的神情总表现得那样冷酷无情拒人千里。

 

 

“怎么样了老大。”

 

男孩躲在饮水机旁的角落,畏畏缩缩地问着,抬头咽了口口水。

 

“吃了。”裘克双手插兜,目光游移到别处,盯着阳台外的那棵银杏出神。

 

 

那天他问完话后,老油条都一哄而散了,唯独这个新来的留了下来。

 

“我认为食物是个不错的选择。投其所好,没有人会在面对自己喜欢的食物前不动心吧。”小伙子顿了顿,从背包里拿出一个芝士双层牛肉堡,意料之中的看到他的老大眼睛亮了亮。

 

“比如这个,我猜您应该不会拒绝的。”

 

“哼,臭小子功课做得还挺足。”裘克也不客气,瞧了眼憨笑的男孩,接过汉堡。

 

自从得知老大喜欢牛肉汉堡的信息后,他可是第一时间就决定了把刚买的午饭供出去。牺牲了一餐午饭换来老大的印象和好感,这个交易还算划算。事实证明这确实是有效的,几天后裘克果然沿用他的方法并拉上他美名实时观察,他也成功地博得了裘克的初步信任。

 

 

“所以她知道了吗?”

 

“大概……还没有。”

 

男孩挠了挠头,思考着要不要将艾米丽把他的好意错当成另一个陌生男生赠予的事情告诉他。天知道他的老大知道他讨好的对象还在为一个不存在的角色春心萌动时心情会是怎样。

 

就在他绞尽脑汁组织好语言准备开口说时,裘克却烦躁地挥挥手打断他接下来的话,自顾自靠在栏杆上点上一根烟。

 

“滚吧,老子自己会想办法。”

 

 

 

艾米丽喝得很慢,一瓶牛奶被她喝了足足有十多分钟。不仅仅是因为不想让它这么快见底,更多的是她还不肯割舍这段暖心的甜意。

 

“他真好……”

 

艾米丽捧着脸蛋,任由脸庞把手心烧得火热。享受般的呢喃惹得前面的艾玛冷不丁打了个寒颤,满脸复杂地转过身来。

 

“要是裘克有他千分之一的好,我就已经谢天谢地了。”

 

艾米丽叹了口气,像泄气皮球一样趴在桌面上,满脸无奈。前几秒还面带桃花春光满面的,一提到同桌就立马就变成一副惨绝人寰的表情,这戏剧性的表情变化前后对比简直不要太明显。

 

如此看来她的同桌不仅在捉弄人的方面强,还拥有让人一秒郁闷的能力。

 

不过艾米丽也是,拿谁比不好,非得跟最坏的比,这天大的落差说出来不是让人笑话的吗?想到这里的艾玛再也忍不住,捂嘴大笑起来。

 

只可惜这个笑料没能让她笑太久,虽然说刚才那段时间已经让她笑得足够尽兴了。在抹干净眼角泪花终于看清周围事物后,艾玛就像被人抽了魂般突然愣住,嘴角定格在几秒前的弧度,脸色也变得煞白。

 

艾米丽好奇回头,心吓得跳漏了拍。

 

她们嘲笑的对象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出现在后门,青绿色的双眸冷冷地盯着她们,平静如水,但又似乎暗潮汹涌。

 

 

tbc.


评论(8)
热度(49)

© 七棵竹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