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子/
一个有点喜欢黄暴的纯洁女子
一位甘愿守护生命基金会第一娇花的无头骑士

极端Carlton吹,安妈,咔妈,茨妈,切妈

安雷💚💜/胜出💛💚/杰佣❤️💙
裘医💚💙/酒茨💜💛/光切❤️💛

沉迷毒埃/暴卡,暴卡贼香!!

不拆不逆,永远喜欢他们!

【裘医】微笑先生04

前文:01 02 03


坏裘裘来了。


04.

 

打从家里动用权力把他塞进欧利蒂斯学院的那一天,裘克就没想过要好好过。

 

上头的人为他操办了一切,他本打算毕业后自行发展,结果当那天他回到家发现那把陪伴他许久的斯摩曼吉他不见以后,上头甩了他一张来自欧利蒂斯学院的录取通知书。

 

“你知道该怎么做的,不然我就毁了它。”

 

“你在要挟我。”

 

 

于是他便来了。既然老家伙们这么爱家族面子,那他也就顺了他们的意思,得过且过再混三年,反正手里有的是钱。家里不介意,那么他更不会介意。那群人根本不会管他学的如何,因为他们看重的永远只是学历。

 

而现在,应家人的要求,他该要开始混那个百般无聊的高中时代了。

 

 

都是一群书呆子。

 

裘克草草扫视了一周,大部分人不是在低头写作业就是在小声讨论试题,周围浓厚的学习氛围像喷了女士香水一样挥之不去呛得他头晕脑胀。只可惜他没看到那小部分借机自习课偷懒的人——右边靠中部的位置,瑟维在向克利切展示他新学来的小把戏,而在他们后几个位置的威廉在一次次地试图破解那条三角函数失败后愤怒地甩笔,从桌兜里掏出了他新买的橄榄球。中间靠前的奈布•萨贝达在层层叠起的教材围墙里看他最喜爱的军事书,如果你走到他面前你就会发现,那堆准备要上交的作业其实他一笔都没动过。很显然他们一个个对此都很有经验,如何在自习课中偷懒并且把存在感降到最低,这已经是他们这些学生从小就练就的技能。

 

一个个呆板的做题机器。呆子是种传染病,裘克一直相信,若要他跟这群书呆子处上一天,他的脑袋肯定也会像他们想不出那道数学题一样堵塞不通。倘若裘克能留意到班上还存在着一些不想变呆子的人,他可能就不会这样一概而论了。

 

 

太无聊了,他需要找点乐子。

 

 

裘克这么想着,于是在开学第一天与他的新同学见面的时候就大大方方地送了个见面礼。

 

很高兴绝大部分的人都收下了这份礼物,一个个尖叫呼喊拍打着胸脯喘粗气,达到了他最满意的礼物效果。虽然那晚在去学校的路上遇到了一点小麻烦——几个不长眼的缠上他试图勒索,但这并不碍事。为了能尽早地给他即将共处三年的同学们送上大礼,他必须速战速决。他抡起平时打球,更多是用来打架的棒球棒,揍得他们看清楚到底是招惹了哪位爷。意料之外的是这根球棒居然还起到了额外的作用,瞧瞧他的同学们那副惊恐万分手忙脚乱的举措,简直是世界上最好看的滑稽戏。

 

 

说到这个,他想起了他那傻里傻气的同桌,那个小东西也一样滑稽。

 

明明怕他怕得要死,却还敢一而再再而三地观察他。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她还碰了他的头发吧?哈哈哈哈她可真是个勇敢的小女孩儿!

 

不过你瞧见了吗,被发现一切时她那个眼神和模样!蓝宝石一样的眼睛里盘踞着惊恐和无助,想要解释却因为害怕而欲言又止,像极了哆哆嗦嗦的兔子。

 

哈哈哈哈!为什么?她不是很勇敢的吗?不是敢靠近我吗?为什么还要害怕裘克呢?

 

 

有意思。

 

 

——

 

自从艾米丽做的那件事被裘克发现后,那家伙的出勤率反倒是越来越高了。

 

不明所以的老师们以为是学习好的艾米丽带动了裘克学习积极性,原本对裘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他们发现裘克居然也上交作业了,而且成绩还不差。老师们最担心的问题学生改善了,艾米丽功不可没。他们讨论了许久,决定把艾米丽默认为裘克日后的学习搭档。当然这一切都还只是老师们的初步想法,裘克不是一般的孩子,他们还需要多观察留意一段时间,确定之后才向两个孩子解释。天知道艾米丽如果知晓这个荒唐的决定会不会气晕过去,天知道当那群老师发现裘克的作业其实与艾米丽的雷同率高达百分之八十的时候会不会改变对他夸奖的言辞。

 

这根本不是件好事。

 

“他就应该随心所欲地去旷课,鬼混,”艾米丽绝望地摇着头,“对我对他都是最好的方式,而不是中规中矩地待在这欺负同学。”艾玛沉默地听着,随后抽出一张纸巾,擦了擦艾米丽发红的眼角。

 

“他不属于欧利蒂斯!”艾玛听到她的天使带着些许隐忍的哭腔说。

 

艾米丽在向艾玛诉说最近的情况,她表示一点都不希望裘克出勤率提高。作为一个虔诚的教徒,她现在每天睡觉前连圣经都不念了,只求上帝能快点让她的好同桌从她的视线范围内消失。一切错误都归因于出勤率,只要她同桌在这里多一秒,他对艾米丽实施的恶作剧就可能多一个。

 

 

艾米丽捂着耳朵闭着眼。虽然听力受到了点阻碍,但这也无法抑制裘克的嘲笑声钻进她耳朵里。

 

那个家伙又欺负她了。他似乎在观察和时间把握方面特别的在行,每次趁艾米丽刚进入状态的那一刻就突然在其耳边一吓,又或者是每天早晨等艾米丽喝下第一口牛奶的时候从门后跳出来。起初艾米丽还是会经不住大叫,但后来发现反应越大这人更是变本加厉。如今她每天都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是那家伙好像满肚坏点子,很多时候她还是防不胜防,只能发出痛苦无奈的哽咽。

 

今天艾米丽收到了生物老师嘱咐给她的重要资料。开学之后她自告奋勇竞选班上职务,很快就当选了生物课代表,认真负责深受老师的喜爱,成绩优异的同时还经常发表自己对某些医学学说的浅层见解。老师对此很器重她,两人关系也很好,很多时候就会将一些重要的事务交付给她。

 

几大沓专题资料是分别派送给年级其他几个班级的,艾米丽唤来艾玛帮忙,每人平分两大沓资料运送。艾玛走得匆急,一溜烟就跑去完成任务了。艾米丽才突然想起老师嘱咐过试卷有几处印刷错误,然而她还什么都没交代给艾玛,立马返回位置上撕两张纸条注明错误紧接着也马不停蹄地赶上对方。

 

 

很不巧这全被她的同桌看在眼里。裘克悠闲地翘起了二郎腿,手指有节奏地敲打着桌面。

 

他现在只需要等待时机。

 

就在艾米丽急匆匆地快要跑过他身边时,裘克突然把长腿一横,小女孩前脚一磕绊,只听见纸张散落的“哗啦”声,艾米丽重心不稳直直向前扑倒。

 

几乎在她倒地的同时她就听到来自她同桌满足的笑声,不同的是这回还带有几分调笑的意味。大腿根部凉飕飕的,想必刚才扑倒在地时制服裙掀起早已春光外泄,那家伙可是全看在了眼里。

 

艾米丽羞红了脸,她摔倒的动静马上引来了其他同学的围观注视,这回她可是出大洋相了。唯一庆幸的是发生在课间时间,有一大部分人都出去教室外了,真正目睹到现场的人其实并没有很多,但中了她同桌的这么一出好戏真的是糟糕不过。

 

可是很快艾米丽就发现了比现在更糟糕的情况。她同桌的小阴谋并不是只想让她走光出糗这么简单——她的一大部分要送去的专题资料竟不偏不倚地散落在了克利切不小心打翻在地的一大片墨水里!

 

她带着怨气扭头看向造成这一切混乱的罪魁祸首,被看的人默不作声地朝她挑了下眉,显得一切都是那么事不关己。

 

只是在那双青绿色的眼睛里,充满着怎样都掩盖不住的快意。

 


tbc.


评论(10)
热度(45)

© 七棵竹子 | Powered by LOFTER